藝術家簡介

鄭皓

鄭皓

創作研發類

鄭皓 《水銀猜想》

Hao Cheng - Dance Project: Mercury Conjecture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舞蹈創作所畢

台北人,攻讀數學期間接觸舞蹈,提畢後考入北藝舞創所,開始系統學習。

圖片

2012加入驫舞劇場,演出《速度》、《裝死》(兩廳院1+1雙舞作),共同編演《男人與狗》等;同年加入周先生與舞者,演出《重演-在記得以前》、《舞蹈旅行-1875》等。除劇場黑盒、鏡框,也常於環境劇場、戶外演出,參演過許多類戲劇、展覽的舞蹈作品。近期演出余彥芳《時間沈默地改變了什麼-默默計畫2017》,兩廳院2017 TIFA尼德劇團《兩個錯誤間的時光》,Xavier le Roy《Retrospective 2016 台北雙年展》,林文中舞團《流變》,野草舞蹈聚落《六出》、《我們選擇的告別》(2015版)等。演出地點涵括台灣、香港、澳門、北京、上海、廣州、紐約、北卡、多倫多、都柏林。

2015獲國藝會獎助,赴歐參與甄選、工作坊、工作呈現。2016獲文化部藝術新秀獎助,於9th臺北藝穗節發表獨舞《落後巔峰》,2017於阮劇團草草戲劇節發表獨舞小品《如果在草原,一個羅林史東》;曾任狂想劇場《解 Undo》,1911劇團《大魔術師》、《特斯拉科學之夢》,洪千涵《群盲》動作設計。

計畫簡介

2016年我獲文化部藝術新秀補助,於第九屆臺北藝穗節發表獨舞《落後巔峰》,是個人創作上正式的第一步。我認為作品裡的肢體,有些初具雛型、很值得持續耕耘的身體動態:「我逐漸揉合出自己獨有的,飽含力度的一種柔韌感,全身保持果凍般的彈性,以膨脹與洩氣進一步取代開展與閉合的想像。並以此發展元素,在編作上(近乎譜曲)練習變奏,配合力度收放與站立、蹲姿、地板的交互使用,加上腿、胯頗為有力的特性,大量使用蹲、跪姿移動、極快速切換⋯⋯」。

有言道:「每個真實的行動,都是反應」(“Every real action is a reaction.”)。我認為,好的表演者創造事物,高明的表演者則創造事物,並與之互動反應,觀者因而有機會看到超越性的東西。為此,身體應作為一種通道,讓能量、情緒、動力、想法經過,而不是自己製造這些東西。不應「做動作」,而應讓動作來「做我」。不論是生理面的開展、流暢、不阻塞,或者心理面的打開、接收、反應,我想表演者應作為一種媒介,一把鑰匙,一道傳送的任意門,讓這些比我們己身更偉大的事物,直接與觀者相遇。做得再大,也大不過它本身。為此,藝術不應製造,而是傳遞。

近期我開始探索這類思考,所應對應的身體運動方式,以身心的「可流通性」和「全然陷入」(Totally involved)為最高原則。因此,我想以「水銀」借喻我欲繼續發展的肢體美學。

水銀在常溫下是唯一的液態金屬,比重達13.5 g/cm3,既有流體的性質,同時厚實、鬆沈、凝結、飽滿。我理想的舞蹈,身體應作為活生的雕塑,在動作時,與其說是流動切換,不如說是揉轉變形到下一個姿態,力度是飽滿而不鎖死的。移動時應如水銀瀉地,重量如撒網下沉鋪開,再膨脹撐起。身體作為一個拓墣學上封閉的空間,在整個舞台空間上呈現時,它應揉捏自己、恣意變形,與這個它要切開經過的空間對話,而非劃手舉腿,「達成」幾何的線條而已。我想像身體化為水銀,移轉騰挪的樣態、乘載的動能。

《水銀猜想》計劃,規劃分兩階段,第一階段為2017年的3個月駐館期間,持續深化以水銀為主體的肢體美學風格,涵括生理面的動力原則與訓練方法,由我本人以獨舞方式做排練、呈現;第二階段則計劃據階段一成果,以法國雕塑家羅丹《地獄門》為藍本發想,進一步發展為5-6人左右的群舞。

舞蹈未必非要表述什麼,探索呈現不同的肢體美學、觀點,具象為可見、可體感的形式,已是意義。對我而言,這是舞蹈真正的根。肢體的語彙與形式已足以是內容,所有舞蹈名家、名作皆是如此。承接自《落後巔峰》的初步探索,我仍將「大踏步地後退」,回歸藝術模仿自然的時代,琢磨根本。我企盼透過兩廳院這次機會,繼續深化探索此種身體的美學和觀點,發展接下來數年,乃至今生皆致力於此的,一系列的舞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