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如需兩廳院節目及相關服務,歡迎多加利用客服專線 02-33939888

新聞訊息

阿喀郎最後的獨舞《陌生人》 新聞稿


世界級舞蹈大師阿喀郎‧汗六度來台 獻上他舞蹈生涯最後獨舞身影

流著孟加拉血液,在英國倫敦成長,有著印度傳統舞蹈卡達克靈魂,以及現代舞身形的大師阿喀郎‧汗,早在2002年即以編舞金童之姿,應當時【新舞台】新舞風現代舞系列藝術總監林懷民的邀請來台演出,一舞爆紅,之後分別於2004、2007、2010、2013年到【新舞台】及國家劇院呈現當期最新作品,十七年來台灣觀眾有幸目睹阿喀郎‧汗從舞壇明日之星,一路成長為世界頂尖編舞大師。繼2013年來台演出的舞蹈大作DESH後,國家兩廳院於舞蹈秋天藝術節,聯合共同主辦辜公亮文教基金會,帶來阿喀郎‧汗舞者生涯的封箱獨舞作品《陌生人》,台灣觀眾怎能錯過。

《陌生人》這個作品中,阿喀郎‧汗親身詮釋第一次世界大戰,以殖民地身分加入戰爭的印度籍傭兵。不知名的士兵孑然處於異鄉,是出征國的陌生人,也是陌生人的敵人。他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他代表無人也是每個人。煎熬、痛苦、自省與昇華,搭配阿喀郎‧汗烈燄疾風的舞蹈語言,共同召喚一則曾湮沒於時光的戰爭史,揭露人類處境的美麗與醜陋。

舞蹈是對生命和活力的表達,阿喀郎‧汗呈現給我們一個落敗的、破碎的軀殼。阿喀郎‧汗說:「在我有幸參與的全部創作中,我發現《陌生人》是最貼近自己作為藝術家的個人旅程。反思、死亡、重生、時間、疏離、身份與回憶等主題,都是此創作過程的一環。這部作品是我對當今世界的反思之作。」《陌生人》作為舞者生涯的封箱之作,作品所蘊含的豐富想法與自我對話,更顯意義非凡。

從希臘神話普羅米修斯擷取靈感 暗諷當代猜忌疑心的社會氛圍

在希臘神話中,普羅米修斯偷走了火,將其交給了人類,使人類的生活進步和文明得以進一步的邁進。為此,眾神懲罰了他,將他束縛在一塊岩石上,並命令每一天會有一隻老鷹撕裂他的肝臟,爾後,又在一夜之間,將其肝臟重生。阿喀郎‧汗以此駭人的寓言故事為靈感,並從塵封已久的檔案庫中汲取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殖民地士兵的紀錄,試圖揭露與英軍奮勇作戰、拋頭顱灑熱血的印度軍人,戰後卻飽受兩國歧視,而這樣的歷史,面對曾經血淋淋的苦難,我們卻如同『陌生人』般冷眼旁觀。

阿喀郎‧汗說:「作為人類,我們擁有無限想像力來創造非凡且美麗事物的能力,怎麼也會擁有同等的龐大能力來製造,並行使超乎我們想像力的暴力與恐怖行為?早在我們肯承認之前,普羅米修斯就預見人類會如此。」

因此舞作不只延續阿喀郎‧汗一貫的獨特風格,肢體語言游移於經典的卡達克舞與當代舞之間,更是一場傑出的集體創作,他與優秀頂尖的藝術家合作,包含現場演出的五位音樂家,以及出色一流的舞台與燈光設計,創造出富有魔力的寫實表現手法,以及遊走在夢幻中的超現實主義,表現出這個發人深省具深刻意義的舞作,我們彷彿可以藉由阿喀郎‧汗充滿張力的肢體中,感受到那些印度傭兵受困心靈,挑起觀眾難以撫平且哀痛的氛圍中。阿喀郎‧汗因此作榮獲2019年英國勞倫斯・奧利佛獎舞蹈傑出成就獎(2019 Lawrence Olivier Awards)。

國家兩廳院邀請您於11月1日至3日,一起到國家戲劇院,體驗魔幻又寫實,超現實主義的表現手法,並見證大師最後獨舞的歷史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