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如需兩廳院節目及相關服務,歡迎多加利用客服專線 02-33939888

新聞訊息

2017新點子舞展「微舞作」Photo Call新聞稿


國家兩廳院「新點子系列」節目每年都在戲劇、舞蹈、音樂領域進行各種實驗,讓這個系列成為國內外藝術家展現前衛、當代、多元的作品,2017年新點子系列以「亞洲」為題出發,新點子舞展第一檔演出「微舞作」即將在本週(6月2日至4日)上演,一次呈現林祐如《朵朵》、陳武康《One dance, one dances, one danced》與劉彥成《怪獸》三個獨舞作品。緊接著也將推出TAI身體劇場X羅蘭‧奧澤《尋,山裡的祖居所》及印尼艾可舞團《哭泣賈伊洛洛》、《Balabala》雙舞作。

「微舞作」

「微舞作」是國家兩廳院今年推出的計畫,期盼以三個分別約20分鐘的作品,以精要有力的方式,在1場演出內輪番展現,觀眾朋友除了能在一個晚上欣賞三個舞作的精粹,同時兩廳院也期許未來能將這些能量飽滿的新創作品,推上世界展演平台,向國際發聲。

林祐如《朵朵》

林祐如舞蹈生涯開始於小學高年級,因為身體不好需要運動被媽媽送到舞蹈班。直到考進了中正高中舞蹈班,開始了學校體制內的舞蹈生涯,並一路進了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舞蹈系與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舞蹈表演所。對於新創作《朵朵》 ,林祐如說:「《朵朵》 有一種準備的感覺,裡面有一些很當下的事情,但是好像還沒有辦法說得很大的時候。這是一種卡在未知,跟開始要認識的中間過程。」祐如曾經以為自己會成為芭蕾舞者,但成為現代舞者;原本以為自會安穩在舞團工作,卻踏上獨立編舞的路。生命中有好多轉彎,但一直都在舞蹈這條路上。《朵朵》對林祐如來說,是一個當下的狀態,一切在進行中,然後繼續往前走。

陳武康《One dance, one dances, one danced》

微舞作《One dance, one dances, one danced》 編舞家陳武康,決定在39歲時全裸獨舞。陳武康說,「裸體,是為了想要看得更清楚,聽得更清楚,這種在身體上的快感必須要分享, 一種透明的動態,不是造型的。」他找了長期創作伙伴,太太葉名樺及舞者方妤婷一起加入陣容,三個人分別要擔綱四場全裸獨舞的演出。創作過程中陳武康思考著,一個舞作中,編舞家、舞者跟觀眾都可能有各自不同的想法,舞結束了,可以留下什麼呢?汗水,可能是唯一可以共通留下的東西。陳武康決定在《One dance, one dances, one danced》中記錄汗水。

劉彥成《怪獸》

2017新點子舞展「微舞作」編舞家劉彥成將帶來《怪獸》,他說「活著,一直都是困難的。」劉彥成說或許誕生前,忘了先閱讀人生的說明書,這樣的習性一直不斷反映在人生各部分,例如買了組裝家具,儘管有附上說明書,卻總是略過讀它,劉彥成說他喜歡直接開始組裝,有時候裝對,不可避免有時會裝錯,「裝錯了就拆掉重試」。這個從有記憶以來就開始跳舞的編舞家,舞蹈對他來說究竟是怎樣的?他說:「人活著就會有身體,有身體就會有動作。」,但是同時他也問,人的軀殼裡裝著什麼東西?有些什麼內容?由誰來操縱?為什麼做了這些選擇?一路上,靜止不動或踏步,追著自己,還會來回踱步然後橫衝直撞。究竟是怎麼開始的,已經不記得了,只知道要繼續下去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