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如需兩廳院節目及相關服務,歡迎多加利用客服專線 02-33939888

新聞訊息

2018國際劇場藝術節 梁允睿X紅潮劇集《瑪莉皇后的禮服》 原創音樂劇 彩排記者會新聞稿


2018國際劇場藝術節最早火速售罄節目《瑪莉皇后的禮服》,由2018兩廳院駐館藝術家梁允睿自編自導自演,王靖惇共同導演,以「橫濱瑪莉」故事為題材,創作一齣以二戰時期「慰安婦」與現代對話的原創音樂劇,將一個沈重的歷史故事,用另一個觀點闡述。將於11月2日至11月4日在實驗劇場演出5場。

用音樂說故事 用故事與世界對話

《瑪莉皇后的禮服》以二戰時期日本橫濱瑪莉的生平傳記取材,是一齣真實與虛構,肉體與眼淚淬鍊的人生故事,她就像是一個孤獨又驕傲的女王,無視大家異樣的眼光,在橫濱街頭佇立著,活著等待永遠難以實現的願望。

梁允睿說:「用音樂說故事,一直是我想做的事,用音樂說一個大家都不敢碰觸的故事,藉由音樂劇親民形式,讓這樣的歷史憾事,刻進每個觀眾的心裡,繼而萌芽,不讓錯誤歷史重燃。」梁允睿在看到日本「橫濱瑪莉」真實事件時,心中相當震驚,在深入了解研究後,感受到各國二戰時期慰安婦的事件,以及在那個大時代「名女人」,包括李香蘭、孟小冬等人遭遇,他發現在她們波濤洶湧的苦難中,都是勇敢做自己的新女性。因此他決定選擇慰安婦的題材切入,除了此議題較少在劇場出現,他更希望藉由劇場喚起歷史,並非想要去平反或只是利用,而是藉由藝術力量,讓觀眾找到心中勇敢力量,找回自己。

從《美味型男》、《啞狗男人》,到《瑪莉皇后的禮服》,是梁允睿三個階段的挑戰與嘗試,更是三段他的人生故事。梁允睿回憶起之前的狀況:「當時我一直在想,一直在考慮,是否要繼續做劇場。」但他從《瑪莉皇后的禮服》找到自我。劇中瑪莉說:「我是一個妓女,那我一輩子就是一個妓女,我會把這個工作好好的做下去」。而反射到梁允睿身上,他覺得他的職責就是一個說故事的人,因此他需要用故事來與這個世界對話。

  

荊棘編織的禮服 苦難榮耀了冠冕 大時代女人的勇敢

《瑪莉皇后的禮服》劇情描述一位身份成謎的女人「瑪莉」,遇到一位想做一件「有故事的衣服」的年輕裁縫師「正太」,當瑪莉與正太述說自己的身世,真假虛實交織的對話中,時空拉回戰爭年代,瑪莉也化身故事中不同的女性,窺探亂世中女性的憧憬與失落。共同導演王靖惇說:「允睿和我有著一樣的好奇,驅動著他以極高的行動力和實踐,完成了以橫濱瑪莉為靈感的故事。並將創作從個人的命運擴大到時代女人的處境,這些看似互不相干的女性們,在那樣的背景下,都有著身不由己的無奈,卻又能懷抱著勇敢活下去的韌性。」

《瑪莉皇后的禮服》劇中時序跨越了將近百年,設計上運用舞台和影像技術,營造時空交替的魔幻場景,帶領觀眾深入瑪莉不為人知的腦內世界,揭示她高貴姿態底下潛藏的真實面貌。音樂總監張絜宇說:「這部音樂劇中我們嘗試以各種不同的音樂風格,盡量地去揣摩並接近這些淬鍊的靈魂,並穿梭不同時間、空間內呈現歷史事件、女權主義、社會認同感及親情等面相。」因此我們將看到這齣戲用不同角度探討人性樣貌與光輝,雖然生命比我們想得還要脆弱,世界與時代的巨輪比我們認知得更殘酷,但人卻也比我們知道地堅強許多,甚至可能閃爍著絢麗的光芒,昇華成純粹又高貴的靈魂,苦難獲得重生。

2018兩廳院駐館藝術家創作發表 兩廳院用心支持創作發展

一個好的創作需要細心陪伴,並有開花結果的時刻,編導演創作全才梁允睿,一直廣受劇場注目,《瑪莉皇后的禮服》這個音樂劇劇本曾獲國藝會補助,以及台北市文化局的支持,讓梁允睿有充分資源發展劇本,最後於兩廳院「藝術基地計畫」支持與陪伴下,期望與藝術家並肩而行,藉由更多資源以及時間,讓作品可以走得更深更廣。

因此《瑪莉皇后的禮服》開始發展時,就透過工作坊、讀劇、音樂會等階段,按部就班的進行修正、調整和實驗,待腳步站穩之後,再正式踏上舞台。兩廳院「藝術基地計畫」期望讓好的創作不僅是把故事說出,更把故事說好,梁允睿在兩廳院駐館期間,不只再度加深劇本的研究,更前往瑞典進行聲音表演訓練,讓本劇嘗試不同階段的測試與修正,探索更多可能性。

國家兩廳院歡迎觀眾一起進劇場支持台灣原創音樂劇,也希望這個演出只是一個起點,未來有更多的原創音樂劇作品可以產生,音樂劇尤其需要時間與經驗培養累積,期望每個好創作都能用最好的狀態,呈現到觀眾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