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如需兩廳院節目及相關服務,歡迎多加利用客服專線 02-33939888

新聞訊息

2018新點子舞展「微舞作」PHOTO CALL新聞稿


2018年「新點子舞展」以俄國作曲家伊果・史特拉汶斯基(Igor Stravinsky)知名樂曲《春之祭》(Le Sacre du Printemps)為題, 策劃了一系列與《春之祭》相關的演出。6月15日至17日即將在實驗劇場推出的「微舞作」,由3位台灣新生代編舞家劉冠詳、劉彥成、林素蓮參與,3位編舞家帶來在《春之祭》的啟發下,推出他們全新作品,包括:劉冠詳《酷刑姿勢練習》、劉彥成《垃圾》、林素蓮《小姐免驚》。在21世紀,新點子舞展仍以百年前經典「春之祭」為題,是希望大家能透過突破過往詮釋《春之祭》的創作方式,在經典中找到突破現狀的可能性。「微舞作」是國家兩廳院第二年推出的計畫,期盼以3個分別約30分鐘的舞碼,在1場演出內輪番展現,觀眾朋友除了能在一個晚上欣賞3個舞作的精粹,同時兩廳院也期許未來能將這些能量飽滿的新創作品,將台灣編舞家推上世界展演平台,向國際發聲。

「不用流血就可以享受觀看酷刑的美好」-劉冠詳《酷刑姿勢練習》

劉冠詳《酷刑姿勢練習》以四位舞者朱書緯、余宛倫、莊秉衡、黃郁元的獨舞呈現,回歸到身體與編舞的基本功,簡潔的舞臺上,去除多餘的裝置元素,舞者動作的細節反而被集中放大,掙扎的姿態、求活的慾望、不聽使喚的僵滯,執拗的堅持,一個動作接著一個動作雕琢,沒有速成,沒有捷徑,面對這樣的狀態,劉冠詳表示:「舞蹈的過程,對舞者對編舞家來說,何嘗不是一種酷刑?」然而在此酷刑中,亦有舞蹈的甜美與愉悅。

在《酷刑姿勢練習》劉冠詳希望單純回到動作。他說人類對酷刑的態度並非是害怕或避之唯恐不及的,基於好奇本能,面對他人承受酷刑時,他人反而會趨之若鶩地想去觀看,而在《酷刑姿勢練習》中劉冠詳則想帶大家進入「不用流血就可以享受觀看酷刑美好」的狀態。音樂部分,將由劉冠詳與音樂設計鐘柏勳(MAD)現場演出。

過程是很重要的,沒人在乎的事情也很重要─劉彥成《垃圾》

《垃圾》是編舞家劉彥成的全新作品,簡潔的舞臺上鋪上運送貨物使用的棧板,充滿大自然感受的蟲鳴鳥叫聲取代了音樂聲,舞者劉彥成與田孝慈在棧板上面透過手勢及身體移動的動能,傳達了「進出」某種狀態的「過程」,一種什麼東西變成什麼東西的「過程」,並嘗試從推手角度來看待「過程」這個事情。推手是促使一個事件進行的角色,推手如何將一件事從這樣推展成那樣,是舞作中想要說的事情。

「轉換的過程」是劉彥成創作《垃圾》的思考核心,他與舞者田孝慈、構作顧問李銘宸去除了《春之祭》故事結構,留下形式,討論一個東西變成垃圾時,到底有沒有經過「有效的轉換」,劉彥成表示:「過程是很重要的,沒人在乎的事情也很重要,透過舞作,我想呈現這樣的狀態。有形的耗廢稱之『垃圾』,無形的耗廢,稱之為『犧牲』。但所有狀態都並非終點,都有轉換至下一階段的可能。」

*備註:棧板,是運送貨物扁平的交通運輸結構,方便堆高機、托板車或其他升降設備工作。

林素蓮《小姐免驚》故事從少女獻祭後開始

史特拉汶斯基《春之祭》的少女獻祭後,故事就結束了嗎?編舞家林素蓮《小姐免驚》的故事,以此為起點。林素蓮表示「但我在意的,或是好奇的是獻祭的後果;於是少女在我的發想下去到了陰間(一個無法定義生前如何善惡,死後又如何賞罰的空間),
並且於此遇見了其他三位男性的經過。
」《小姐免驚》於焉展開。

林素蓮表示,紅衣少女獻祭時,不斷重複了同樣的舞步跳舞而亡。林素蓮也因為共時性而於生活中體認到:生命的殘酷;
也就是很多的事情都在同時發生,並透過科技的進步,
使得這樣的殘酷可以即時地傳播,甚至因為過度的重複而習以為常成為麻木。明明知道有事情發生了,卻無法深入思考;這中間所產生的危機意識,都是林素蓮想透過舞作與大家一同思考的事情。舞作中運用可以轉動的佈景、大量的日常生活用品、以及雜亂紛飛的紙片、彩帶等,搭配巴布.狄倫(Bob Dylan)的〈Blowin’ in The Wind〉、路.瑞德(Lou Reed)的〈Perfect Day〉等歌曲,呈現出末世的混亂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