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如需兩廳院節目及相關服務,歡迎多加利用客服專線 02-33939888

兩廳院 Spotlight

劇場=聚場 玩轉藝術不脫節


「老派聚場」樂齡表演藝術經驗分享會

<轉自PAR表演藝術>
文字 陶維均 / 圖片提供 國家兩廳院
國家兩廳院自二○一四年以來,就針對五十五歲以上的樂齡族群開辦常態性工作坊,也到各地社區、樂齡中心帶領藝術課程,並從上課進而創作,讓樂齡演員粉墨登場。今年一月舉辦「老派聚場」講座/研習/工作坊活動,便是累積多年樂齡工作經驗後所跨出新的一步,活動與英國文化協會、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合作,邀請英國相關經驗的劇場工作者帶領與分享。

圖片

耳聞一位長者被問到長青秘訣回答有三樣:多運動、保持愉悅的心,以及「謊報年齡」。有些人六十卻活得像九十,有些人八十多歲看起來才五十出頭,年齡對某些人來說只是陳腔濫調的參考數字,無法決定我們生活的方式與品質。從出生那天開始我們就逐漸老去,每個人對「老」的定義不同,五十五以上是「樂齡」,六十五以上是「熟齡」,七十五以上是「高齡」,但無論如何稱呼,擁有一顆年輕的心(即使是謊報的年輕),的確能讓我們活得更健康,而從事藝術創作,或許就是保持年輕的良藥之一。

用藝術面對超高齡社會的到來

國家兩廳院自二○一四年以來,不斷針對「親子」及「55+樂齡」兩大族群推出活動,從一五年開始安排常態性工作坊,邀請對樂齡議題感興趣也與兩廳院合作過的藝文師資帶課,到二○一六年走出兩廳院去到樂齡中心、社區據點甚至教會、圖書館等地,讓表演藝術走進常民生活,二○一八年則與《康健》雜誌合作,開放全台藝文愛好樂齡族群報名。參與者有人是兩廳院鐵粉或定期閱聽者,有親朋好友推薦或孩子幫報名,許多熟齡者退而未休,依然精力充沛充滿學習新事物的渴望。他或她們到處上課學習,用行動參與公共事務,渴望依然能和社群產生連結進而對社會做出貢獻。

兩廳院原先希望藉此計畫將民眾導入場館,卻逐漸發現大家並不太願意離開熟悉區域,每個人對計畫期許也不盡相同。兩廳院盡可能針對不同需求的樂齡人士開辦不同計畫,讓每個人都能找到參與藝術的理由,而這一切推廣活動在去年底因系列長輩圖爆紅的《該我上場》演出終於躍入觀眾眼球,甚至在社群網站中發酵,頗受關注。

從工作坊到演員徵選,最終挑了十女三男共十三位壯、老年演員,由專業編導領軍,藉由分享彼此生命,開始集體創作這齣類舞蹈劇場的演出。兩廳院企圖打破樂齡同溫層,因為做了系列長輩圖宣傳去翻轉樂齡刻板印象,也真實呈現了每位參與者的鮮明個性。有些長者是退休老師或主管,不習慣被外人給筆記;一輩子的脾氣隨著排練一股股冒出來,隨著演出而來的壓力也讓編導演三方有許多摩擦衝突。但當演出圓滿結束,大家幾乎都意猶未盡地渴望再相聚,也成了無話不說的好友。她們幾乎每週都拜訪兩廳院,有戲就看,有課就上,相約去公園練舞,甚至組了舞團報名藝穗節,開始自主搜尋其他的演出或訓練機會。

未來兩廳院仍會推出類似專案,並安排曾參與演出的樂齡夥伴,上台自述選擇從台下走到台上的心路歷程,也許能說服更多長者願意將表演夢付諸行動。除了持續舉辦工作坊,兩廳院也將持續邀請業界編導與樂齡夥伴排練新作,企圖營造跨年齡、跨領域的共創空間。而今年一月舉辦「老派聚場」講座/研習/工作坊活動,便是累積多年樂齡工作經驗後所跨出新的一步。

圖片

分享已邁入高齡化社會的英國經驗

從二○一八年起,英國文化協會發布一個名為“Urban Futures”的三年計畫,利用藝術在城市中推廣共融與創新的概念,世界各地的協會分支也協助將此計畫擴散到各地,計畫其中一項目便是樂齡議題。「老派聚場」便是英國文化協會與兩廳院及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合作,規劃「戲劇X舞蹈X聲音」三大主題的工作坊與講座,邀請圓滿實現藝術劇團(Entelechy Arts)藝術總監David Slater、倫敦沙德勒之井劇場學習與參與小組計畫經理人Elaine Foley及藝文慈善機構Living Words創辦者Susanna Howard,一同與兩廳院樂齡計畫的台灣講者帶來為期三天的活動。第一天是開放給樂齡族群報名參加的體驗活動、第二天是提供實務工作者交流機會的專業工作坊、第三天則是歡迎每個關心這個議題的人們參與的經驗分享會。

首日的體驗活動著重開發個人創造力,舞蹈組邀請每位樂齡夥伴發想一段獨舞,最後由專業編舞家串聯成群舞;聲音組則讓大家勇於說自己的話,也讓聽者練習不帶批判的中性聆聽姿態;戲劇工作坊從基礎的走路開始,當大家邊走邊進入想像中的角色、藉由勾勒角色所面對的人生困境與夢想,不知不覺也宣洩了個人在生活中的苦楚或憂慮。從事樂齡藝術活動四十餘年的David Slater認為人們的故事大同小異,總是關於寂寞、迷失、找不到出路,而藉由戲劇活動的扮演過程,讓長者得以傾訴自我是非常重要的歷程。

次日的工作坊參與者則從台灣各地前來,醫院社工師、樂齡教育工作者、長照看護者等相關領域職人齊聚一堂,藉由了解英國經驗而找到回去面對各自職場狀況的方法,也發現原來大家面對類似困境,「最主要還是得靠政府的支持,但我們藝術從業者依然口袋空空。」David Slater笑說,「英國許多家庭醫師興起一股社交開藥的趨勢,比如藥方是要你去看畫展、上舞蹈課等等,聽起來很棒但很多家庭並沒有相關的預算經費,政府機關此時的介入就相當重要。」David Slater表示劇團主要經費來自當地政府,由於官員意識到高齡化帶來的問題,便在卅多年前邀請他成立針對樂齡族群服務的劇團。位在倫敦住宅區的阿爾巴尼劇院(The Albany)是區民活動據點,每週三天在劇院周邊還有生活市集的活動,「社會有許多被排擠被放逐的人,無論老弱或殘病,我們的目標是用藝術讓他們重新找回和社群的連結,讓他們在變老的同時不和社會脫節。」

藉藝術找到人與人的連結方式

對阿爾巴尼劇院來說,戲劇演出只是活動一部分,包括茶會、嘉年華、音樂會、舞蹈表演……都是劇團服務項目,由於政府的協助,劇團也有許多志工,每當有活動甚至派出專車接送長者從家裡到劇場,劇院有咖啡廳、餐廳和花園等符合各種生活需求的空間,讓「藝文空間」具有部分「日照機構」的功能,讓長者認為來劇院是非常輕鬆愉悅的活動。「我們的工作重點之一是讓各年齡層的藝術家和長者相聚一堂,鼓勵大家玩在一起。」David Slater和設計多樣性的即興互動遊戲供參與者使用,「遊戲是人類的本能,我們並非要大家行為幼齡化,而是鼓勵各年齡層的人能在劇場盡情玩耍。」

David Slater認為增加能見與關注度才有改變現況的可能,於是劇團展演也不限於黑盒子空間,開放式空間比如花園、社群中心甚至私人住宅、醫院病房都能演出,重點是藉由藝術找到人與人的連結方式,並在長者最需要連結卻因身心狀態而失聯的時候抓住他們,找到那個「改變的當下」。團隊廣邀各領域藝術家前來合作,不準備完整計畫而是先讓藝術家與長者先彼此認識、傾聽與信任,藝術家必須有面對未知的勇氣,也必須明白如何在建立關係同時保有專業界線,並擁有面對無常生命消逝的心靈建構;並且無論是處理團體或個人的藝術工作,都要尊重每位樂齡夥伴的特色、需求和個人歷程。

圖片

藝術能讓人綻放獨一無二的生命光彩

雖然英國是較台灣更為完善龐大的經濟體,但藝術工作者所面對的困境並無二致,同樣挫折於為藝術工作向大眾辯護,政府補助遠遠不足、向私企尋求贊助也是力不從心;然而英國劇團、地方藝文中心、政府部門與民間組織的聯繫遠較台灣緊密強健,絕對是值得我們參考學習的地方。當高齡化成為社會景況,如何陪伴,如何伴老,如何聆聽與訴說,都是我們切身將會或正在面對的課題。藝術創作無論是音樂、舞蹈或戲劇,除了能帶給個人快樂滿足與成就感,也能在過程中逐步放下防衛心進而改善人際關係,甚至失智或身心障礙的病友也能藉藝術創作找到另一種享受人生的方法。「藝術樂齡」的重點並不在完成一場精湛的演出,而是過程,讓每個人有機會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質,讓每個人都能綻放的生命光彩。當計畫開啟,未來如何持續經營?在這強調「共」的時代,在這共學、共創、共老的共同過程,我們都需要一個傾聽、思考並能發揮想像力的空間去面對必然到來的衰老。

我們從事熟齡工作並不只為了長者,也為了服務明日的自己。

延伸閱讀:上舞台面對真實自然的我-專訪兩廳院樂齡計畫《該我上場!》演員(一)

上舞台面對真實自然的我-專訪兩廳院樂齡計畫《該我上場!》演員(二)

上舞台面對真實自然的我-專訪兩廳院樂齡計畫《該我上場!》演員(三)

上舞台面對真實自然的我-專訪兩廳院樂齡計畫《該我上場!》演員(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