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如需兩廳院節目及相關服務,歡迎多加利用客服專線 02-33939888

新聞訊息

德國最炙手可熱的天才導演 克里斯多福‧魯賓攜《夜半鼓聲》首度來台演出新聞稿


改變世界劇場史的經典作《夜半鼓聲》

由德國慕尼黑室內劇院製作,天才創作者克里斯多福‧魯賓(Christopher Rüping)執導,並獲選2018年柏林戲劇盛會十大節目之一的《夜半鼓聲》,將在2019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上演。此次來台演出,獲協辦單位歌德學院(台北)德國文化中心與德國在台協會的大力支持,將於國家兩廳院亞洲首演,在3月8日至3月10日讓台灣觀眾即刻欣賞到如此精彩的演出。

三度獲選柏林戲劇盛會年度十大 德國最炙手可熱的天才導演

1964年開始舉辦的柏林戲劇盛會,是目前整個歐陸乃至世界最重要的劇場盛會之一,年僅33歲的導演里斯多福‧魯賓,以截然不同並靈活的導演創作手法聞名,截至今年已經有三部作品獲選德國柏林戲劇盛會,包括2015年《那一個晚上》Das Fest、2018年《夜半鼓聲》以及2019年《戴奧尼索斯之城》Dionysos Stadt。同時,他兩度被德國權威劇場雜誌《Theater Heute》選為年度最佳新世代導演,備受世界劇壇矚目及肯定。

此次來台演出的《夜半鼓聲》,為德國戲劇大師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於1919年的創作,是他生涯中的第二部劇作,第一個搬上舞台的作品。導演魯賓說:「我選擇布萊希特《夜半鼓聲》,是想探討當中的主題:我們願意犧牲多少個人幸福,去換取一點改變世界的可能?又或是主動參與政治革命、奉獻自己給國家社會?」。他認為這個永恆的矛盾,在100年前充滿意義,100年後的當代更是如此。事實上,布萊希特在寫該劇本時,也曾掙扎如何為《夜半鼓聲》寫下結局。因此,除了保有原布萊希特的放棄革命,投奔愛情結局版本外,導演更提供另外一個背棄愛情,投奔革命的結局版,讓觀眾有機會思索另外一種可能性。

「當觀眾知道了兩種結局之後,他們會不會去想『第三個』他們自己更喜歡的結局?因為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二元對立,充滿各種不同解答。」導演魯賓這樣說。在台北的演出,將於3月8日演出布萊希特結局版,3月9日演出魯賓改編結局版。而3月10日的版本兩廳院特別邀請觀眾網路票選,呼應布萊希特的觀點,也讓觀眾表達想法參與其中。票選結果已於1月份出爐,而台灣觀眾選擇最終場欣賞導演改編結局版。

淬鍊百年經典 戲劇大師布萊希特的經典成名作

事實上,德國戲劇大師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於1919年創作出《夜半鼓聲》時並未成名,幾經波折後,終於在1922年受到當時慕尼黑室內劇院藝術總監法肯貝格(Otto Falckenberg)賞識,在慕尼黑室內劇院首演,演出後獲得觀眾熱烈喜愛,更奪得德國最重要文學獎項--克萊希特獎(Kleist prize)。從此布萊希特一舉成名,成為劇院的戲劇顧問和駐團導演,並且有機會開始發展他一系列的戲劇理念,進而提出戲劇理論「史詩劇場」,以「疏離效果」的劇場手法使用,從而改變了世界劇場的發展,影響劇場深遠。

布萊希特認為劇場不應該只是娛樂大眾的地方,更應該成為一個反映現實,讓大眾去思考問題的場所。因此他希望在戲中加入許多干擾觀眾幻覺的手法,比方說書人的運用,不定時加上娛樂歌舞的場面,或是讓演員直接和觀眾對話,甚至評論整個演出,造就「疏離效果」,主要就是希望讓觀眾甚至演員,可以冷靜旁觀,擴展思考反省的空間,並且加以評斷,達到改造社會的目的。

「布萊希特式」理念轉化合成 現代劇場的自我反思

布萊希特提出的理念與表演方式,早就成了現代劇場的一部份,魯賓導演在《夜半鼓聲》中,更將時間軸從1922年一路推展到現在,並進一步轉化合成,變成個人化的反思。劇中第一幕呈現出來的世界異常詭異,彷彿與時間脫節,因為我們看到了一個家庭,有父親、母親、女兒以及未婚夫等人,但他們的世界就只侷限在四面牆壁中,每人所說的每句話,都符合他們在那個家庭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應有的形象,這是一個規則清楚、疆界明確的世界,如同1922年當時首演所呈現的世界。這樣的世界原本可能一直延續到永遠,但後來,外來者突現門口,這個世界就開始出現裂痕,於是歷經一幕幕的過程後,原來的世界開始崩解,到徹底毀滅,甚至完全清空,呈現出另外一個完全不同,甚至南轅北轍的新世

界。導演魯賓在開頭為了製造出近百年前的演出狀態,讓演員聽著當年的錄音,想像當年在劇場內的呈現模樣,再慢慢加入其他角色,拆解百年前的氛圍,慢慢的進入當代,甚者進入未來場景,表徵人類世界的進程。

導演魯賓說:「我們之所以能夠看得如此之遠,是因為我們站在祖先的肩膀上。我認為,如果你不知道下一步該往哪走,回頭看自己的起點非常重要。」國家兩廳院邀請觀眾於3月8日至3月10日,至國家戲劇院,欣賞這齣精彩作品。